故宮『印象畢沙羅』展覽時間已開始倒數,又正值暑假期間,因此帶著家人們前往朝聖,也讓大家沾染一點兒『氣質』!
還記得月前問過在上美術班的女兒:「將來長大想做什麼?」
她不加思索的回答:「畫家。」
【◎其實,她學了許多才藝,上音樂課時就要當音樂家,上舞蹈就要當dancer..】
此話一出,我不禁覺得應該帶她看看所謂名畫與畫家的模樣!

在大學修「西洋現代藝術史」期間,對印象派的畫作總有著夢幻的想像。
光影與萬物之間的交互作用,產生極新鮮但又親切的視覺效果!

為何新鮮?因為似乎前所未有;為何親切?因為光影本來就無所不在,
在平日的生活經驗中是容易去察覺得到的。

光與物的糾纏,並非固定、一成不變。
隨著時間、陽光強弱、物的運動,
不斷地反射勾繪出【物】的形體與印象。

某些印象,觸動了埋藏心中最深沉的情感.....

『 光有如千萬隻白粉蝶
         飛舞在草叢、林間、與小溪畔。
             萬物在它們的穿梭覆蓋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晶瑩剔透、璀璨奪目。 』




----- 以下摘自【白家華《太陽集》第108首】 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
太古時候的一個渾沌早晨,
光展開了它們閃亮生命的第一次宇宙之旅。
在宇宙初創的那個早晨裡,世界的黑暗被光的明亮所燃燒。

但是這些光啊,
閃耀著一種難以言說的寂寞——它們因自己的獨享光芒而寂寞。
這些光啊,
以一種無聲的音樂高唱著:
「我渴望與萬物分享我的繽紛的光芒。」

直到這世界的第一朵鮮花綻放在光裡,
這些屬於光的色與香,
才由花的複瓣來流露與遠播。

於是當光親吻著花朵的時候,
光就把它自己的芬芳再一次的
深藏在花朵的心中了。





-----以下摘自【印象畢沙羅官方網站的資料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保羅‧塞尚稱卡密爾‧畢沙羅為「第一位印象主義的藝術家」。在1874年至1886年間舉辦的八次印象派畫展中,畢沙羅是唯一堅持印象派的理念與實踐、從未缺席的畫家。誠如塞尚所說,「謙遜而傑出」的畢沙羅是印象派的創始者也是印象派最忠實的代表者。畢沙羅的創作生涯貫穿巴比松畫派到印象畫派,代表了十九世紀現代繪畫的主流。他不僅可與莫內、竇加相提並論,也是備受年輕後進尊崇的良師益友,塞尚、高更、梵谷乃至年輕時的馬諦斯都受過他的引導與影響。
 

   「印象畢沙羅」的展品來自於英國牛津大學阿胥莫林美術館的收藏。該美術館擁有全球最完整的畢沙羅素描與水彩畫。本展以畢沙羅的油畫、素描、版畫及信件為主軸,並包括他的三位畫家兒子路西安、菲力克斯、路德維奇-魯道夫與孫女奧蘿維妲的作品。同時,為了將畢沙羅的成就與影響力置於十九世紀法國藝術的脈絡之中,本展覽亦展出具有代表性的巴比松畫派藝術家,及畢沙羅的印象派同儕之作品。在超過四十年的創作生涯中,畢沙羅以開放的心胸廣為吸收其他藝術家的觀念與技法並加以創新,因此他經歷了多次創作風格的轉變。本展覽以「風景‧畢沙羅」、「農情‧畢沙羅」、「家族‧畢沙羅」等三個主題之關聯,完整呈現印象派發展的脈絡及畢沙羅多樣風格的演進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故宮第二展覽館現場光線有些昏暗,再加上大多數的畫作尺寸都比較小,
所以老花眼的我總是看不清許多的細節,看久了眼睛還蠻吃力的,不過以
下的連結(原收藏的美術館),畫面倒是清晰得許多!

◎線上美術館
 (請按下面連結)
    【Pissarro from The Ashmolean Museum, University of Oxford】




當然,親臨博物館以及大師的真跡就在眼前的心靈撼動,
卻是虛擬環境難以彌足的喟歎。

我還是心滿感恩的,參與這場藝術的洗禮。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anley 的頭像
Stanley

Stanley 的陽光走廊

Stanl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